关灯
护眼
字体:

87.第 87 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此为防盗章, 补齐百分之八十订阅比例可正常阅读  “我不是在说谎。先不说我对性/知识的了解有多么匮乏,就算我很有了解而且很想做, 也绝对不会放任自己去做的,因为人和动物之间的区别就是……“江霖见她那个模样,还以为她是不相信自己说的话,于是立马再度解释。

    结果, 在听到“性/知识”这三个字时,赵徐归就控制不住地,瞬间将口中果汁给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人, 究竟是真单纯还是假单纯?

    黄颜色的果汁喷洒在浅灰色的床单上, 那污渍就像一块在铁锅上摊开的鸡蛋灌饼, 异常夺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徐归看着那摊污渍, 犯难地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江夜霖看了下那滩污渍, 问:“还有其他床上用品么?”

    “这儿已经没有其他备用的床上用品了。唯一剩下的一套,就是给你打地铺用的。”赵徐归将还剩有些许果汁的杯子放到一边, 抓了把头发, “其他的都在我爸妈房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用我的铺好了。”江夜霖听完后,就将自己用的床上用品给捞了一半放到赵徐归床边床上上,“虽然在地上铺过, 但是因为下头有地毯,所以还是很干净的。”

    赵徐归看了下那堆东西, 还是犯难。这些如果她用了, 那江夜霖睡哪儿, 盖什么?

    所以, 她们今天还是得睡一块儿?

    抬头望向江夜霖的脸,却见那张脸上载满了干净无害的笑容,更是有点恍惚了。毕竟是自己选出来的对象,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“我先去洗下澡。”之后,江夜霖微笑了一下,就往卫生间走去了。

    赵徐归拿手扶着额头,总觉得自己像是上了条什么贼船。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实在是让人感觉头脑昏沉。

    江夜霖去洗澡时,赵徐归就将脏掉的床上用品给撤换了下来。

    从父母的态度看来,他们应该是同意了。至于爷爷奶奶,应该也是会对江夜霖满意的吧。

    赵徐归不禁开始重新思考,如果成了,究竟要不要公开呢。

    公开与不公开,都有利有弊。

    公开的话,以后如果离婚,可能又会燃起一片硝烟。

    但如果不公开,外面狗仔那么多,获取情报的手段也那么多,她和江夜霖是很难做到瞒天过海的吧,而且日常接触也会有诸多限制。

    想了下,赵徐归还是决定,照原计划走,公开。只不过,得迟一点。毕竟她和左佳上次拍的电影还未上映。

    过了大约十来分钟,江夜霖才洗完澡走出来。

    睡衣十分宽松,锁骨半露,发间仿佛晕染着些许雾气,看上去带有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小性/感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睡哪儿?”赵徐归放下手机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睡哪儿我就睡哪儿。”江夜霖回过头,望向她,“我都没关系,重要的是,你需要我怎么做才能让你觉得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做才能让我觉得舒服?这说得……”赵徐归一抬眼,就望入了江夜霖眸中。

    那是一双原本眼神清澈的眼睛,可此刻可能是因为沾染上了些许浴室中的雾气,因而变得有些朦胧,倒是另有一番美感。

    只是,怎么总觉得她在带着一脸无辜说荤话?难道说,是自己的思想太肮脏了么?不可能吧……赵徐归一直都觉得,自己是个绝对的寡淡派。

    头疼。

    “嗯?”江夜霖伸手将一缕发丝撩到了耳后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赵徐归摇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需要我怎么做?没事,吩咐吧。”随后,江夜霖再度开口。

    赵徐归收回目光,看了下地面,随后又望了下床,最后深呼吸:“睡床吧。”

    之后,赵徐归就去洗澡了。

    江夜霖站在床边,看赵徐归关上浴室门后,走到床边坐下。原本她是什么都没想的,但现在没事可做,想到赵妈妈刚刚的话,她的思维就有些发散了。

    不方便的事……

    床上的那种事……

    那种事的话,到底是怎么玩儿?她以前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对别人做什么或者别人对她做什么来着。

    赵徐归之前不让自己去床上睡,要自己打地铺,也是因为害怕自己会对她做什么她妈妈口中那种不方便的事?

    躺在床上,一只手压在脑后,江夜霖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自己能对她做什么?女人之间可以做的……江夜霖只能想出来一个大概的轮廓,细节方面就无法继续深入了。

    她也……没办法想象自己去扒赵徐归衣服。总觉得那样会让自己看起来很坏。

    于是,江夜霖及时让自己打住了那些念头。

    赵徐归洗漱完毕出来时,就发现江夜霖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被子就只拉了一点盖着,大半个身子都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这真是……

    赵徐归舒出一口气,随后走上前去,拉了下被子,打算给她盖好。

    拉被子时,睡梦中的江夜霖受到惊动,于是睡眼惺忪地嘤咛了一声,翻身平躺,唇齿微张,胸膛起伏着。

    看上去跟什么似的……赵徐归眉头微挑,而后用被子完全盖到了她脖颈以下。

    帮江夜霖盖完被子后,赵徐归也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因为江夜霖在里头睡了好一会儿的关系,所以里头很是暖和,躺下后也让人感觉格外放松。

    之后,赵徐归就拿出手机,打开了一个小游戏。

    她不会玩太复杂的游戏,因为高度集中精力的话,会容易脑子疼。

    大概是真的有点老了吧。

    所以,她就只会玩些比较休闲的小游戏了,比如消消乐,贪吃蛇,球球大作战。她几乎是每天晚上睡前都会玩一下这种休闲类型的游戏,今天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一关的消消乐实在是太难了。赵徐归接连玩了五六局,都还是在那一关阵亡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。”然而,就在赵徐归准备退出游戏放弃的时候,枕边人却突然开口了,并伸出手指指了下屏幕的某个地方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刚醒,也可能是因为躺着,江夜霖声音听起来有点懒洋洋的,还有点哑。

    赵徐归转过头望着她:“你什么时候醒的?”

    “刚刚,不久。就看你打了两局。”江夜霖说完,手捂在唇上,轻轻打了个哈欠,双眼半睁半阖,看上去好像依旧睡意深浓。

    “这个关卡有点难。”赵徐归简单说了句话后转过头,继续和那一关杠着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江夜霖闻言,半支撑起身子,靠近赵徐归,“不如就让我帮你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那句话之后,江夜霖揉了下眼睛,身子又靠近了赵徐归一些,眯着双眼看了下屏幕,然后伸手指了指一个角落,又略微侧头望着她的脸:“这里可以消的。”

    耳边冷不防传来有点绵软有点懒的声音,其中还夹杂着一些有点重的温热呼吸,就像是树叶打着圈儿挠在心间,赵徐归感觉自己全身汗毛都炸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从来都没见媒体报道过你有谈恋爱。”江夜霖就是想知道,为什么她想结婚却又不想谈恋爱,难道说,真的就是想要走一下形式婚姻么?

    “我确实就是没有谈恋爱。”赵徐归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“徐归姐是无性恋么?”不管怎样,江夜霖还是想要确认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只是。哪怕只是交友,我也不喜欢和人走得太近,更别说谈恋爱了。”赵徐归说着,转身将食物端出了厨房。

    “嗯?”江夜霖亦步亦趋跟上去。

    “怕他们命短,然后就剩我一个人。”收拾了下桌面,赵徐归在旁边坐下。

    命短?难道,她说的是,那个已故的友人么?

    那个已故的友人,是钱包里那照片中的女孩么?可是当时江夜霖没有看清。

    当时她正打算仔细看来着,结果赵徐归就将钱包给合起来了。

    能够被赵徐归一直记到现在,应该是个对她而言十分重要的人吧。真想再掏出来看看清楚,那人到底长的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“人生中的意外实在是太多。我奶奶原本精神饱满,看起来挺健康的一个人,和我打电话也永远都是乐呵呵的。可是这才多久,医院就说,她最多还能再活两年。”说到这儿,赵徐归胸臆间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江夜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人,只是注视着杯中的牛奶。

    “她说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