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010章 披红戴花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黑曲儿的时间特别长,平时一支舞曲早已经结束了,可这支曲子还听不出一点要结束的迹象。虽然周围不时的传来那种诱人的吸吮之声,还偶尔能看到有人把手伸到女方的衣服里或裙子中,肖远航那残存的一点理智还是控制住了自己,既没动口,也没伸手,毕竟姜雪芳是自己领导,又比自己大将近10岁,他不能越过这个界线,只是紧紧的拥着她,体味着那种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暧昧。

    姜雪芳明显感觉到了肖远航的身体变化,她先是把身子向后拉开了一点距离,但过了一会儿,又小心翼翼的贴了上来,感觉到肖远航没有拒绝,便借着脚步的挪动,一点点贴紧并若有若无的磨蹭着。

    肖远航年轻的身体怎么能抵御住这种致命的撩拔,双手向下捞住她的丰臀,往上一带,身子抵住那柔软的地带研磨了起来。姜雪芳开始的时候还弱弱的挣扎了几下,然后身子就软在他的怀中,任他施为……

    正在肖远航即将攀上yù望的顶峰时,舞曲慢慢的变弱= 了,灯光也渐渐的放亮起来,见身边的男女纷纷离场,他知道舞曲马上就要结束了,只好放开姜雪芳说:“姜姐,舞曲要结束了,我们回座位吧。

    “嗯”姜雪芳的声音细若游丝,如果不仔细听都听不到。两人回到座位坐下,灯光已经变得大亮。唐静和郝欣找到他们坐到了身边,唐静抱怨道:“这什么舞厅啊,怎么放这种曲子!”

    肖远航此时已经平静下来,若无其事的接道:“人家开舞厅就是为了赚钱,一场舞会下来不放几首这样的曲子怎么能吸引人来?”

    “哼!靠搞歪门邪道长不了!”唐静十分不忿的评论道。

    下一曲是节奏强烈的迪斯克舞曲,也是这场舞会的结束曲,舞曲一响起唐静和郝欣就站起身,见姜雪芳坐在那里不起来,就上来拉她说:“姜姐,一起跳,这是最后一曲了!”

    姜雪芳揉搓着头部说:“唐静,我有点累了,休息一会儿,你们跳吧。”唐静见姜雪芳不跳,就拉起了肖远航,三人围成一小圈,随着舞曲摇动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返回古河的列车是早上7点10分开车,早上6点姜雪芳就敲响了肖远航的房门,肖远航从睡梦中被叫醒,高声应了一句。姜雪芳在门外说:“小肖,6点了,赶快起床洗漱一下,收拾好东西6点半准备到食堂吃饭,不然时间来不及!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姜姐!”肖远航一听都6点了,一个鱼跃从床上爬起来,他随身携带的物品只有一个背包,昨天晚上就收拾好了。起床穿衣拿起牙具袋和洗脸盆去了水房,洗头、洗脸、刷牙,十几分钟就搞定了。

    女人们的洗漱时间毕竟要比男人长,肖远航先背包下楼总台退了房,然后到食堂给大家排队,这时候食堂刚开门还没有开始出售饭菜,窗口前面只有两个人在等待,他赶紧上前排在他们的后面。

    等到6点半开业田芬她们进来时,肖远航身后已经排了好几十号人,姜雪芳赶紧把这几天剩下的饭票送到他的手中,告诉就按饭票的钱买,把这些饭票都用掉。

    吃完早饭大家赶到桐水火车站,7点,时间富富有余。这趟桐水至古河的通勤小慢车由古河列车段乘务的,一共有8节车厢,没有卧铺车,只有一节软座车。他们从通勤口进站,直奔软座车而去。

    值乘的列车长汪红梅一看田主任等人来了,急忙上前敬礼问好,并热情的把大家送上了软座车。一开车软席列车员就忙前忙的为他们端茶倒水,不一会儿,巡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