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章 千夫所指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而且这许诺,也根本不值得相信。

    交出丹方之后,他对宗门而言再无用处,刘洵会冒着让天策府反感的风险来照料自己?

    虽说在天策府眼里,自己根本微不足道,甚至没有被清算的必要,但他父亲毕竟是南天策府神将尉迟铉所杀。

    尉迟铉,一个足以让长洲南域所有修行者都保持缄默的名字。

    虽在南天策府七神将之中,尉迟铉排名最末,却是七神将中杀性最重之人,而且近来又有传闻,此人修为已达上玄境巅峰,距离真灵境也只有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一个宛如神祗、高如天际的名字,刘洵乃至于整个玄阴宗,如何冒犯得起?

    哪怕只是在对方心中留下一个小小的芥蒂。

    黄裳心如明镜,若非自己所掌握的三张丹方对玄阴宗而言至关重要,而且某种程度上,自己这样的蝼蚁根本不足以让尉迟铉放在心上,刘洵及宗门怎会百般容忍自己?交出丹方,他定然落得凄凉下场,所以他只能拼命的争取。

    只要入通神境,并掌控重明炉,今后他在常春堂便有一席之地,对整个宗门而言,也不可或缺。

    唯有这样,他才能够交出丹方。

    只是宗门会答应吗?

    黄裳心里没有任何把握,他境界低微,宗门里随便找个人出来,都比他更适合做重明炉的主人。

    而且刘洵垂涎重明炉已久,父亲死后,他便迫不及待的接管了重明炉,并接任了常春堂首座一职,让他将吃进嘴里的肥肉吐出来,实在毫无可能。

    但‘知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’这条处世准则并不适合于他。

    他更相信另一个说法——未死之前不知命。

    既不知命,又如何认命?

    这般僵持着,虽然处境艰难,但尚能博弈,不至于出局。

    而且天道酬勤,多花些功夫,就算资质再差,总有一日能够突破初境。

    一旦进入通神之境,心念破玄关而出,化作法力,便可修炼法术,也就有了自保之力,兴许事情会出现转机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黄裳攥紧了手里用蜡丸裹着的凝神丹,眉头逐渐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常春堂外人声嘈杂,三五成堆聚集在一起,神色间大多带着恼意,抱怨连连。

    每月初是玄阴宗弟子来常春堂领取凝神丹的日子,若是以往,大多数弟子领到丹药,脸上必然带着喜色。

    凝神丹能够以阴寒药力刺激灵台,使得法力恢复速度大幅提升,无论用于斗法、修行,都能提供莫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但自从去年常春堂首座黄宗卿与天策府神将尉迟铉斗法身死道消后,情况便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首座黄宗卿陨落,常春堂后继无人,虽然长老刘洵接管了重明炉,但此人炼丹水平着实平庸,而且至关重要的丹方也只传承于黄裳一人,可传言此人极不识大体,将丹方私藏,不肯透露,导致常春堂内再也炼不出凝神丹来。

    凝神丹的供应只能逐月减少,而今日,许多人都只能空手而归。

    走到常春堂外,黄裳自然听到了这些人抱怨的内容,甚至夹杂着对自己的咒骂,他下意识的低了低头,

    低头不是害怕、软弱,面对刘洵他都能做到安之若素,又岂会畏惧这些外宗弟子,只是他不想把时间用于和这些人争吵、谩骂,因为不管别人怎么看待,他都只能坚持自己立场,哪怕得罪所有人,既然如此,又何必做口舌之争。

    “他怎能还有脸来领丹药,若不是他,宗门丹药供应怎会如此紧张!”

    虽是低着头,依然有人认出了黄裳。

    一道道厌恶、怨毒的目光顿时从四面八方投射过来,饱含恶意的议论声也随之响起。

    “丹方是属于宗门的,他凭什么私藏不交出来!”

    “听常春堂曾师兄说,这家伙贪婪无比,要宗门给他一粒通灵丹,并将重明炉交由他祭炼,才肯交出丹方。”

    “重明炉交给他?别开玩笑了,他连初境都没破,岂不是占着茅坑不拉屎!”

    “黄师叔一世英名都快让这家伙给败坏干净了,听说这家伙六岁便开始修行,十年也未能进入通神之境,其间还不知道服用了多少灵丹妙药,想我外宗之中,也少见这种废物,最不济六年也能突破初境!”

    “若不因为他是黄师叔的后人,宗门怎会供养这种废物,他不知感恩便罢了,反而以这等小人行径回馈宗门。”

    “实在无耻至极!简直不配做我玄阴宗弟子!”

    今日这些没领到丹药的外宗弟子都将怨气发泄到了黄裳身上,肆无忌惮的议论着,言语难听至极。

    而且根本没有控制音量,似故意想让黄裳听见。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